Staccato

1995Kurong上,这匹身高只有163cmde 笨拙的枣红色马对于大部分参观者来说是突然出现在策勒国家马场所采购的年轻种马中。但兰玆什塔玛伊斯杰尔 巴杰博士知道,给一个新品种好听的名字。因为《血不是水》。12年后这种种马将成为汉诺威协会年的种马。

2007年汉诺威Kurong参观者中,活跃的讨论了一个问题-谁将成为年度种马?好像取得了所有的《有望的第一的马》都荣获了这一称号。登记了有Weltmeyer 和Argentinus,甚至还有Lures De Nostre-上等纯种的代表之一。它被带上光荣锦带和赞助商R+V Vereinigte Tierversicherung的马披。但如果谁认真分析了去年种马价值评估的结果,就已经可以做出自己的评判,是枣红色马Stakkato。正是这匹汉诺威种马于2006年占据了169项障碍赛马指标中德国种公畜排名的上游。

1997年这匹种马第一次用于育种,这意味着上个季它最大的后代只有8岁。它的188个孩子参加德国运动,其中136个在障碍赛中取得奖项,其中: 21个在S级中获奖。对于这些年轻马匹来说是令人难忘的成绩。Stakkato的孩子有些是主要竞技赛马。例如,霍尔格尔.伍利什聂耳骑的留根温恩特母马,定期占据年轻马匹比赛的第一名。

斯巴达后代

 

历史上出现这种种马始于1982年。当时Ursula Jungbecker-Rumpff产业中著名的霍得哈尔德的女儿和谢尔乌斯种马生了一个小马驹。斯巴达-是这样称呼一个灰色的马,由安德烈阿斯.沐恩得特购买,并提供给了Kurong,在这里它荣获了最佳繁育的称号。Adelheidsdorf测试结果确认了这一选择的正确性,总指数122.31(56名参赛者中占第10名)。

北美买家都对它很感兴趣并不足为怪。因为1992年以前萨沙.西姆里玛伊叶尔骑着它开始参加大型比赛。卖掉它后,安德烈阿斯.沐恩得特事先说好,运动生涯结束后种马还将回到祖国。斯巴达这样的意义不足为奇:现在谢那多尔亲系与戈里德什列格尔亲系血液通过戈里德费什3世稀有血缘的结合,瘦削结实的体格、漂亮的外形,还有得以证实的工作能力。但养马场主很小心,第一次没有让他给很多母马授精。但他们中有Pia,Pygmalion和Holster的女儿。它的所有者阿夫古斯特.玛伊耶夫几乎永远去沐恩得特那给自己的母马授精,因为沐恩得特赎回了很多种马。Pia自己参加轻级别障碍赛,而在母马跳跃测试中获得了珍贵的十分。这个挑选也获得了十分。1993年4月4日世界上出现了成为我们文章主人公的枣红色公马。

第一阶段

Stakkato与安德烈阿斯.沐恩得特经营的其它种马一同度过了少年时期,沐恩得特定期把种马带到Kurong。应该补充的是,1995年tractinsky korung 在Verden的Neumünster和 Hanoverian同时进行。因此安德烈阿斯同两个年轻的Trakehner一同被派往traken的总部,而他的妻子安妮雅将年少的Stakkato送到了Verden。在这里,年轻的种马让评判人确信了它刚劲有力的行动力,特别是展现了他的跳跃能力。它的家谱中非偶然的具有百年的障碍赛倾向- Gotthard碰到两次(近亲繁殖IV-lll)。它的跳跃力具备马力、腿部技术、记录计算能力和胆量。但它也有不完美的地方:笨拙、长线不够。所以听到《通过认定》的决定,安妮雅走向马棚,松开它并给它披上马披。Stakkato成为出类拔萃的种马的一员,对大多数观众来说很突然,并成为策勒国家马场购买的第七匹种公畜。

强度测试

下一步-测试。像其他策勒种马一样,Stakkato送去Adelheidsdorf做测试。在这里它以144.39的分数成为跳跃质量最好的一名,总体上取得第五名的成绩(131.35分)。测试当天,耶娃.比杰尔作为无关的骑手来到Adelheidsdorf,听到了马匹非凡的跳跃的消息。虽然它不是典型的种马,但运动员会立刻就喜欢上它。两周后,它的父亲来到策勒,为了商量购买事宜。谈好平分的方式:种马一部分给比杰尔家,为了运动中在《那里》,但繁殖在《这里》。它的运动生涯不到四年。1998年Stakkato成为了障碍赛马德国冠军赛的获胜者。六岁时,他已0.03秒的落差与冠军擦肩而过。屈居亚军。七岁时,在法兰克福它第一次开始参加最高奖比赛,就取得了第三名的成绩。就这样一直继续下来:出发、胜利或获奖。比赛中有Aachen锦标赛和国家锦标赛。2003年耶娃.比杰尔取得障碍赛国家冠军。Stakkato赢得了超过21万欧元的奖励。与此同时,甚至从策勒交配季节过后返回,Stakkato都没表现出《不好的习惯》,总是各种形式的《工作》。它这样对生活的态度也传承给了自己的孩子们。

优秀的后代

 

今天耶娃.比杰尔已经开始骑着Stakkato的孩子-萨姆布克母马,以及达到国际水准的种马赛恩特-阿穆尔。Franc、Marcus Manusporny,现在是Maria Lutgen骑着Se Furibunda Joe进行表演。 Okato在荷兰起步(最新成绩-在拉纳肯的青年障碍赛用马中获得世界冠军赛第三名)。Stakkato的188个竞赛后代已经在比赛中挣了超过16万欧元。

当它的后代在测试和比赛中获得跳跃技术的十分是,无人惊讶。它们得许多马,包括Stakkato都被列入跳跃质量提高规程之中,也不足为奇。其它好的品质都稳定的传承给了它的后代-极好的跨步。Stakkato总计登记了793个后代(只是在汉诺威血统簿上):107匹母马和17匹种马-种公畜-足够短期使用。Stakkato孩子中最好的是2003年Kurong跳跃公马,它有个响亮的名字是Staccato Aurum,它在Slikao Calipso测试中获胜,是Adelheidsdorf Stare跳跃第二,Stolzenberg和Salito测试中障碍赛素质最好,并且是Neustadt Staccatos Highlight 70天测试的获胜者。Kurong上人们为Stakkato欢呼,它的15个后代-最大的团队进入Trakehner Cemiride亲系。《漂亮、行动的魅力和优雅》-Hans Joachim Köhler这样评价它。今天Stakkato给这个亲系注入新的生气。

按直系父系,Stakkato属于Trakehner Danfoss- Pythagora的父亲,Trakehner亲系的奠基人,其中包括如叶莲娜.别杜什科娃娅的坐骑Cinis在内。Anke balneis Grunsven的坐骑Salinero是这个亲系的另一个旁系。引人注目的是,虽然这个亲系主要是用于骑乘,但其中也周期性的出现障碍赛用马。就这样,异父母兄弟Salieri Septem Usque由朝鲜运动员骑着在Athena启程。

 

联系方式

地址

滨海边疆区,纳杰日金斯克区,西部镇科德罗夫胡同1号。

电话

8 (423) 277-55-54

电子邮件

info@prim-horse.ru